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替嫁後,禁慾殘王他白天冷冰冰晚上求親親-第一百九十九章:不換看書

替嫁後,禁慾殘王他白天冷冰冰晚上求親親
小說推薦替嫁後,禁慾殘王他白天冷冰冰晚上求親親替嫁后,禁欲残王他白天冷冰冰晚上求亲亲
“那怎么办?”
顾倾城迷茫了!
她已经是皇上的人,若是再赐给夏南曦,那么指不定会跟前几任王妃一样,死的不明不白。
而跟着皇上,她迟早可以再次拿回皇上的心,即使拿不回来,在妃位终老也行啊。
“还能怎么办?现在王爷只要不去合欢宫,牢牢的守在王妃身边,就能避免这个错误了,莞妃娘娘,动动你的脑子。”黛汐撇了撇嘴,真想不通,她刚刚竟还劝王爷先去合欢宫。
“对……对……那王爷,您……您一定不能去合欢宫,一定要牢牢的守在姐姐身边,不然皇上就会把姐姐抢走。”
于夜色下相会
顾倾城捂着胸口,好险!刚刚夏南曦差点就去和合欢宫了。
“莞妃娘娘,瞧你这么笨,一定是你这几日哪里惹到皇上不快了,所以皇上才会把目光放在咱们王妃身上,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夺回皇上的心呢!”
“我……我……”
顾倾城脸一红,捂着胸口赶忙跑了出去。
“唉……”黛汐摇了摇头,莞妃娘娘哦!
“好了,再别浪费时间了,王爷,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青萝催促道。都这个时候了,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不然时间根本来不及。
我的绝色女鬼大人
夏南曦用手指一下一下的敲着桌面,思考着。
而顾北笙也在思考着,如今这情形,他们既然已经打了御林军,传旨太监一定会去告诉皇上。
妙手小村醫 了了一生
皇上很快再会派人过来,第一次是七八个御林军,若是来的人再多些呢?
“夏南曦,惟今之计只有走了,只有快快的离开这里才行。”
“走,只怕是走不成了。”夏南曦停止了敲打桌面,
“本王已经打了夏天凌的人。只怕不一会儿他便会来了,顾北笙,你放心,本王横竖不会将你拱手送人,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本王的。”
“青萝黛汐,出去发消息吧,告诉宫里的所有人,做好拼死一搏的打算。”
“王爷,这……这怎么行?宫里的探子不知花费了你多少心血,若是连根拔起,只怕只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安插了。”厚福一脸担忧的问。
“是啊王爷,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皇上真的这么没脸没皮,敢明着抢王妃吗?”黛汐也道。
她们跟着王爷,最是知道王爷有多不容易,这些探子,损失掉一个,都得花费数倍的心思才能弥补。
如果连根拔起,那么以后他们在宫里就变成了聋子和瞎子。
夏南曦看向几人,“本王也就是做最坏的打算而已,你们何苦如此担心,行了,发消息吧。”
“王爷王妃!”
这时,青萝开了口。
“奴婢仔细看过了,除了凤冠霞帔,还有大红盖头,将衣服一穿盖头一盖,谁也看不出来是谁,既然皇上都能来个狸猫换太子,那咱们为何不能来个以假乱真呢?
奴婢也仔细比较过了,奴婢的个头与王妃差不多,身量也差不多,便由奴婢代替王妃吧,这样既能保全了王妃,也能保全了咱们在宫里的人。”
“青萝姐姐,你傻呀,这可是欺君之罪,被发现了要砍头的。”厚福看着她,目光复杂,为何她宁愿舍弃了自己,也要救王妃呢?
青萝微微一笑,道:“奴婢仔细想过了,牺牲我一人能够保全大家,奴婢也算死的值了。
王爷,时辰不早了,奴婢这便先去换衣服吧,王妃,待会儿您就躲在屋子里别出去!”
“青萝,你想好了吗?”夏南曦看着她,“就像厚福说的那般,若是你被发现,夏天凌执意要杀了你,本王不一定救得了你。”
“王爷,奴婢想好了。”
青萝认真地道,然后起身,过去取凤冠霞帔。
“青萝不行!我不同意!”
顾北笙走过去拦住了她。
“咱们都要好好的,一个都不能少。”
“王妃,您对奴婢真好,真的!所以奴婢在心里,把您当做自己的妹妹一般,如果妹妹有难,当姐姐的怎么会坐视不理呢!
王妃,您跟王爷一定要好好的,这样奴婢不管在哪里,都会安心的。”
“皇上到!”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个高亢的太监的声音。
众人抬头,就看到夏南曦带着一众人等,从殿外匆匆而来。身上明黄色的衣服,在夜空里显得非常亮眼。
“老七!”
皇上片刻之间,便走了进来。
“听说你不愿意去合欢宫,非要与顾北笙一起去合欢宫,还打了朕的人,这是怎么回事?”
“皇兄这是来兴师问罪的么?”夏南曦看着他,淡淡地问。
看到夏南曦这副了然于胸的样子,皇上突然就笑了。
虽然现在,夏南曦知道了自己的阴谋,但是这可是在宫里,自己只要守在他身边,不给他保护顾北笙的机会,那么一切就可以顺理成章。
哈哈哈……
不知道夏南曦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坑,会是什么感觉?
“老七,哪能啊,皇兄这么宠你,怎么会因为你打了几个御林军,就治你的罪呢?
不过你也属实过分,可皇兄能拿你怎么办呢?只有宠着你罢了,既然你一定要与顾北笙一同去合欢宫,那朕便也只有来冰玉殿了,待会儿你和顾北笙,朕和顾倾城,四个人一起去合欢宫。
对了,顾北笙,你怎么还不去换衣服?难不成对凤冠霞帔不满意?不应该啊,这可是父皇为那两个尚未长成的妹妹准备的。来人啊,伺候王妃更衣!”
皇上一口气说完,根本不给她反应的机会。
而宫人们听到皇上的话,立刻上前,拉住了她。
“谁敢动她?”夏南曦一拍桌子,怒目而视。
“老七,你这是做什么,只是让顾北笙换个衣服而已。皇兄今日已经答应过了,等到顾北笙赢了,就赏赐她一场婚礼。
老七,你们大婚时,有多简单,想必你自己知道,难道你就不想给她一个盛大的仪式吗?”
看起来皇上是好声好语地给夏南曦解释这样做的用意,并且看起来也都是为他好,向他服软。
可实际上,天知道皇上存着怎样的心思。
“比起虚无缥缈的仪式,本王更在意顾北笙能不能一直在身边。”
“老七,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换衣服还会让顾北笙换消失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