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亂世醫妃傳 愛下-第九章:又一條命(上)鑒賞

亂世醫妃傳
小說推薦亂世醫妃傳乱世医妃传
在以礼为重的元唐,连见个人都要下拜帖,下人秉了也不一定能见到,这若搁在2060年她早上门煮米饭了,何至于为了生存还要在门缝里等回信。
云竹揣着信一脸淡定的出了门,江妤见她走后止了哭声,悠闲的往床上一躺睡回笼觉去了,眼下也没旁人可以信任,不如补足了精神好等云竹带回消息。
天色暮沉,听竹居主厅门被轻轻推开,来人轻手轻脚的走到茶桌旁,将手中的品锅盅放下,慢条斯理的盛了一碗汤,复又缓缓向着将江妤床榻靠近。
江妤这几日噩梦连连觉也轻了些,婢子正将汤碗搁置在床沿,就被江妤拉着胳膊向后一扭,力道不重却将她牢牢制住。
哐….
“哎哟…. ”晚棠不知这三娘子竟有如此手段,跪在地上疼的连连求饶,带着刚放下的汤碗也一并打翻在地上。
江妤见来人是大夫人院里的,立刻松了手将人扶起来,一脸委屈道:“方才我梦魇了,不是故意打你的… ”
晚棠刚被扶起来,眼瞧着又跪在了地上,江家三娘脾气暴躁,一个不高兴随意割了自己院里,伺候了几年的女使舌头,整个京都已经传遍了,她如今刚被指派到听竹居伺候,就不小心扰了江妤清梦,生怕她自己也被割了舌头,于是战战兢兢道:“婢… 婢子有罪,三娘莫生气,我… 我这便自己领罚… ”
说着,抬起被扭了的手腕对着自己的脸就是一巴掌,倒是把江妤吓了一跳,连忙抓住又要落下的手说道:“你没错啊,方才我不是说了不是故意打你… ”
“扰了娘子,还将娘娘送给您的参汤打翻了,晚棠该打… ”
江妤有些无奈,这丫头看着年纪不大脑袋瓜咋这么轴呢,她现在也确实没什么精力去解释,转头看着外面天色沉了,于是摆摆手道:“好了这事我不追究了,我且问你,你进来时可有见到云竹?”
晚棠见她松了手不打算责罚自己,心下松了一口气,却是兀自没听到一般,跪在地上边捡着碎碗渣,边说道:“三娘睡了一天应是饿了,婢子便将这盅重新予您热了来,小厨房应该也要上晚宴了,娘子稍等会… ”
晚棠说着从地上起来,将碎碗渣搁置在桌上,又转头去茶桌端起品锅盅便要往外走,硬被江妤从身前拦住,充满质问的眼睛狠狠盯着晚棠。
“我不为难你,只求你告诉我,云竹呢?”
江妤拉着晚棠,就算出去送信等回信,不捎两个时辰便也够了,况且江府内室除了近身伺候的丫头,一般需要进门的婢子都会先敲门,并在外面等主人授意才可进门,这是江家奴仆被买回来率先接收的规矩,晚棠不仅直接开门走了进来,她问的话也视若无睹,半分不像方才怕她的样子。
所以她笃定,云竹出事了。
端着品锅盅的手心冷汗直冒,晚棠直起腰杆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江妤道:“云竹姐姐…. ”
江妤见她还想搪塞过去,故意狠道: “你若不说,我便立刻将你发卖了,你也知道大夫人平日对我有求必应,发卖一个婢子对我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晚棠是被他老爹卖到窑子,她偷跑出来幸而遇上了江正弘,这才避免了厄运,而她最怕的便是再次被主人家发卖了出去,无法只能噗通跪在地上,害怕的哭出了声,边哭边哆嗦道:“三娘别.. 别卖… 云竹姐姐她…在大夫人院里。”
唯 雞 館
主院。
江正弘近来公务缠身,偶有几次回家吃了饭便又走了,所以这几日江家大小事情皆由江家主母孟氏打理。
孟氏正端着茶坐在前厅外,平时这个时辰她已经进佛堂礼佛去了,院子里的灯火也就暗了些,而现在整个玉棠苑烛火通明,整个江府所有进前院主事的奴仆全被叫了过来,所有人脸色惨白的立在原地,大气不敢出一声。
而被他们围在中间的,便是出门未归的云竹,此时的她脸色苍白,正浑身是血的趴在地上,在她周围站着四个健壮的家仆手执粗木棍,正像拍打咸鱼一般的狠狠将木棍落在毫无知觉的云竹身上。
身上的衣衫已被尽数打烂,从云竹身上渗出的血沫渗进了地砖里,将地上的砖块染红了一片,所有家仆的鼻息间皆被浓浓的血腥味覆盖。
孟氏见状挥手喊停,她身边的婆子领命从挂帘后面走出,冷漠的看了一眼晕厥的云竹,开口道:“与人私通,盗窃主家财物,平日里是大夫人太纵着你们了,竟干出如此勾当。”
家仆们面面相觑,有人忍不住发问道:“想问问刘妈妈,这蹄子是三娘身边的,若非三娘不知情被这蹄子骗了,还是授意她这么干?”
刘妈妈从台子上下来,走到那婢子身边便是一巴掌,“好好的不学,嚼舌根倒是数你们,咱们江家的姑娘岂非是这般不懂规矩,这蹄子心比天高竟妄想勾引玄大人,又写信给玄大人身边的小厮,巴巴的给人家送东西,这东西还是偷了咱们江家的银钱去买的,可憎的东西。”
刘妈妈说完,将一封书信攥在手里,又对众人说道:“瞧瞧,人家爷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收了东西就把人给送了回来,还好没对咱们家姑娘造成损失,这种下贱的腌臜货便是要打死,你们都给我瞪大眼睛看仔细了,日后若有人敢效仿,便同她一样的下场。”
刘妈妈说完,便要拿一旁的木棍去补刀,身后突然飞来一脚,将她连带着手中的木棍一块踹在一边。
江妤看着因她受罚的云竹,只恨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对着刘妈妈吼道:“你敢在动她一下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