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有志者事必成之鳳棲梧桐》-第62章 調往沿山推薦

有志者事必成之鳳棲梧桐
小說推薦有志者事必成之鳳棲梧桐有志者事必成之凤栖梧桐
因为秦腔剧《人面桃花》留给李大兴的影响太深了,所以,在游览安宁桃花园的时候,李大兴触景生情,猛然就想起农科院沿山试验场的40000余亩林地来了,特别是靠近场部的3000余亩林带。李大兴心想,既然郊游如此时兴,市场如此广阔,省上又提倡林业产业多种经营,我们沿山试验场又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何不利用现有的园林,也开办它个森林公园,既为城市居民提供了休闲娱乐场所,又解决了试验场职工子女的就业问题,如此两全其美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李大兴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而兴奋不已。
兴奋中的李大兴,在没心思开会了,坐在会场里,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在沿山试验场创办一个森林公园。好不容易等到三天的会议开完了,任几个曾经的同事再三挽留,让在省城玩两天再走,李大兴都坚决予以谢绝,执意要走。
同事不高兴了,说李场长你都快五十的人了,咋还是个犟怂?!李大兴心道:你们懂个锤子!我不是犟,我是急着赶回去干大事呢!
会议结束的当天下午,李大兴给试验场的司机打了个电话,让第二天早早赶到沿山火车站接他。打完电话,李大兴急不可耐地乘坐金城通往乌鲁木齐的火车,连夜赶回了沿山。
经过一夜的行驶,火车到沿山时,天已大亮。
李大兴下了火车,来到出站口,单位上的小车司机王强已经等候在出站口。
王强看到了正往外走的李大兴,大声喊道:“李场长!李场长!”
李大兴也腾出一只手来,冲王强摆了摆。
李大兴出了出站口,王强接过李大兴手中提着的包,和李大兴一起往火车站广场走。
林科所新购置的桑塔纳轿车停在火车站广场上。
絕色醫妃,九王請上座 小說
王强将李大兴的包放在桑塔纳后排座上,招呼着李大兴坐上了桑塔纳副驾驶座,就开着桑塔纳,拉着李大兴回到了试验场。
进了试验场大门后,王强开车往李大兴家走。李大兴转头对王强说道:“去场部。”
“李场长,您都坐了一夜的火车了,不回家休息,还到场部干啥?”
美食掌門人 風雨中的塵埃
“这是你一个司机管的事吗?”
王强见说,心想自己多嘴了,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本来是要讨好下场长呢,结果搞成越位越权了。对李大兴,王强了解,就是个大咧咧的人,这会子骂你呢,其实心里是喜欢你呢!所以,李大兴那么一说后,王强脸上挂上了笑,说道:“我一个司机,咋敢管大场长?!李场长,我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们试验场可就靠您呢,你说你要是累坏了,我们工人们再靠谁去呢?!将来咋办哩嘛!”
李大兴转首看着王强道:“你的嘴巴子会说的很!离了谁,地球都照样转呢!试验场离了我李大兴,就办不下去了?你说,这话是你跟谁学的?”
“没跟谁学。”王强接嘴就说道:“我说的是真的呀,李场长,离了您,这个试验场还真办不下去哩!你看咱试验场的班子,谁在有您的这个魄力!”
“开毬你的车吧!”李大兴嗔怪地骂了王强一声后,又说道:“话多的很,我说到场部就到场部。”
王强笑笑,将车拐了个弯,往试验场场部开去。
到了试验场场部,桑塔纳轿车刚一停,李大兴就拉开副驾驶座的门,下了桑塔纳轿车,直接往试验场党委书记贺国伟的办公室走去。
李大兴急匆匆地去找贺国伟,是要和贺国伟商议利用农科所场部周围的3000余亩林带,创办森林公园的事情。
大道朝天 猫腻
省农科院沿山试验场党委书记贺国伟,正是贺云芳的父亲,也是陕西人,而且和场长李大兴是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同班同学。
贺国伟和李大兴大学毕业时,一同分配到了G省农科院。对于这个工作分配,两个人非常满意;虽然出省了,到了隔壁的G省,但毕竟是分配到了省城嘛!这也等于是鲤鱼跳龙门了,是从农村进到大城市了。
这得感谢两个人的祖宗十八辈。也不知两个人哪辈子的祖宗烧了高香,积了大德,愣是让两个山沟沟里的后生考上了全国名牌大学,还分配到了省会所在地的大城市。
人走运了,就像是开春时候的风,得意洋洋。
贺国伟和李大兴结伴,从陕西咸阳来到了位于G省省会金城市的省农科院报到。
G省农科院位于黄河北,紧邻黄河,环境优雅,风光秀美,是个悠闲舒适的好单位。令贺国伟和李大兴没想到的是,他们刚刚在省农科院工作了两年多时间,省农科院就在沿山县办了个试验场,需要从省农科院选调一部分科研人员到沿山县去。
省城的条件多好,谁愿意到几百公里外的沿山去?!自然是没人愿意去,特别是苦读了十多年书好不容易混进大城市的贺国伟、李大兴们。当时,省农科院的科技人员们,人人都担心把自己给调到沿山试验场去了。
针对这个情况,省农科院领导班子确定了一个原则,就是在选派科技人员的时候,既要能把人调过去,还要保证调过去的人能把工作拿下来;调过去的人,既要有较强的专业知识,还要有一定的管理能力,能把沿山试验场的试验工作给搞好了,为以后沿山试验场的领导班子准备力量。
根据这个原则,省农科院领导想来想去,就想到了贺国伟和李大兴两人。一来是因为他们两人都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知识结构合理,专业水平过硬,能够独当一面地搞好研究工作;二来是因为两个人年轻,来省农科院的时间还不长,在省城及单位上没有根基,调动起来相对容易些,阻力较小;三来是两个人都有较好的发展前景,可以作为未来沿山试验场领导班子成员来培养。
经省农科院开会研究后,决定将包括贺国伟、李大兴在内的六名农艺师调往沿山试验场。省农科院安排组织处长朱大全负责和被调往沿山试验场的六名农艺师谈话。
当朱大全把组织上决定调贺国伟前往沿山试验场工作的决定宣布给贺国伟时,贺国伟当即表了态,表示坚决服从组织安排,组织让到哪里就到哪里,不论是到了哪里,都保证把工作干好,绝不辜负组织的信任。
李大兴比贺国伟的性格要杠一些,当听到朱大全说要把他调到沿山试验场担任农艺师时,“唰”地就把脸沉下来了。李大兴心想,凭啥?凭啥你们就在大城市里工作,凭啥我就要去小县城工作?!我刚娶了个上海女子,好日子才刚刚开始,你们就要把我调到沿山去,这也太不公道了吧?
朱大全见李大兴不高兴了,就说道:“李工,这是院党委会议决定的,你如果有不同意见,可以向上反映。”
李大兴不高兴地说道:“俄反映什么?俄反映管用吗?俄的反映要是管用,组织上就不把俄往沿山调了;既然调了,反映有啥用?!好了,啥也不说了,俄就当俄又回到俄们家的那个小山村了,俄服从组织决定就是了。”
就这样,贺国伟和李大兴一道,又一同从省城来到了沿山。
到沿山后,两个人从农艺师干起,一直干到了正县级领导。贺国伟被省农科院任命为沿山试验场党委书记,李大兴被省农科院任命为沿山试验场场长。自那时起,两个人开始搭班子,至今已经十多年了。
皇帝的小狗狗
就两个人的性格来讲,贺国伟老成稳重,李大兴急躁冒进。因为是同学关系的原因,两个人在一起搭班子,从来也没闹过大的矛盾。平常的时候,工作上有分歧时,吵归吵,闹归闹,完了就完了,不是你请我,就是我请你,连半天时间都过不去,两个人就又坐到一起喝酒去了,不愉快也就一风吹了。
两家关系好,除了贺国伟和李大兴是大学同学外,与两个人的老婆都是上海女人也有很大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