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我以肉身橫推萬界笔趣-第九十九章 女帝的決心推薦

我以肉身橫推萬界
小說推薦我以肉身橫推萬界我以肉身横推万界
“废物!”女帝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道:“连什么情况都没有掌握到,朝廷养着你们,都是吃闲饭的吗?”
“那朕问你,二十万大军,需要多少军饷?”女帝又问。
我的1978小農莊 名窯
“陛下,二十万大军,大约需要一千万两白银……”那人这一次没有结巴,开口说道。
“一千万两,那好,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了,一天后,朕要见到一千万两。”女帝淡淡的说道。
那人一怔,陛下啊,我就提个意见而已,怎么银子要我来出啊。
但是,他微微抬头,看到女帝绝美脸庞上,略显平静的目光,他就知道,自己现在如果不答应,只怕立刻就要降罪,只得跪伏下去,连忙说道:“谢主隆恩,微臣一定竭尽全力,将事情办好。”
强迫转换特殊癖好的敌人和普通人
“嗯。起来吧。”女帝点头道。
那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站起身了,回到原位,这一下,他不敢说话了,只能感叹,这女帝的威严,实在是一天胜过一天。
大意了啊,早知道就不说话了。
平日里,那些朝臣明明都没事啊,怎么轮到自己,就要贡献出一千万两白银出来。
这可真是要了亲命了。
其余众人看到他满头冷汗的模样,顿时冷笑摇头,这个家伙,今天想要出头,可是,没想到撞到了枪口上面了。
掌握千技的男人在异世界开始召唤兽生活
幸好,他们没有说话。
诸多朝臣都是脸含笑意。
“既然饷银已经凑足,那么你们就要好好安排接下来的事情,如果再让我听到边境有战乱发生,谁负责的区域,朕就要问谁的责任。”女帝的声音,极为平静,谁也看不出她的喜怒。
但一句话之间,却是让诸多朝臣心中一凛。
你妹的,女帝你不讲武德啊,一句话,就要我们出人出力。
谁都知道,边境的情况,不止三处,奏折里面,可都是清清楚楚的写着呢,可是,女帝竟然不提这件事情,直接就说饷银够了。
这一刻,众人这才明白,他们都被女帝给算计了。
刚才那个人,被女帝一句话,说的不敢反驳,白白拿出一千万两白银。
而其余的朝臣,则是有人的出人,有力的出力,必须处理好边境的许多事情,而处理的范围,则不仅限于刚刚所说的那三处地方,而是整个边境。
他们都被女帝给算计了!
可是,他们敢说吗?
他们不敢说。
因为对方是女帝!
所以,他们只能打碎了牙齿,和血吞。
这时,女帝又道:“大司马,最近朝廷内部,可有什么动乱发生?”
大司马左平连忙站了出来,他面色阴翳,整个人身上带着一种阴柔的气息,面容白净柔弱,如同一个女子一般。
他冷冷说道:“陛下,暂代青州镇守的滕奎,死在了青城县,而青城县内,有妖人勾结,意图谋反,除了这件事情之外,朝廷之内,并无其他大事发生。”
“嗯,我已经派出和家金丹大圆满的强者,前去处理这件事情。”女帝淡淡说道。
“陛下……”大司马左平,突然喊了一声。
女帝眉头一凝,道:“你还有何事?”
“陛下,这件事情,就出在和家的身上,和家那名金丹大圆满,可没有处理青城县的人,如今,那陈平已经从青城县消失,而青城县斩妖司的人,则是被和家的人,庇护了起来,这件事情,和家必须要给朝廷一个交代,为什么不杀了那些人,反而要庇护他们。”大司马左平的声音,在朝堂之内响起。
诸多朝臣心头一凛,知道今天的重头戏,来了。
“陛下,此事还有隐情,仍然需要调查,青城县的情况,远不止传闻那么简单。”立刻有和家人站出来,开口说道。
他冷冷看向左平,说道:“大司马这么着急给我们和家定罪,是不是因为你不放心陛下的安排,所以还私下派人去青城县,了解情况去了?”
说着,那人又转身面向女帝,微微一拱手,道:“陛下,我看这大司马左平有反骨,竟然质疑陛下的安排,臣建议把他大司马的职位给下来,在家里面面壁思过两年再做打算。”
“好了,事情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吗?”女帝没有表态,转而问另一个问题。
“没有了。”
诸人连忙说道。
他们感觉今天女帝可能会有大动作,此时哪里还敢汇报工作,生怕又被女帝给算计了。
这世上,只有女帝算计他们,没有他们算计女帝的。
毕竟,女帝一句话,就能左右他们的生死,而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谁求情都没用。
“那好,既然大司马不放心朕的安排,那你就亲自去斩妖司一趟,让斩妖司的人,尽快处理青城县的事情。”女帝最后说了一句。
首领太监尖声唱道:“退朝。”
…………
女帝离开至尊金殿之后,来到了祠堂之中。
她跪在祠堂里面,开口述说着朝堂内的局势。
她的声音很慢,很轻,这一刻,她的声音不再低沉,也没有威严,而是一副小女儿的姿态,述说事情的时候,竟然露出了一抹柔弱。
良久后,祠堂之内,传出一道冰冷的声音:“知道了,你先稳定住朝堂局势,老祖不日就能出关,届时,我即墨王朝,将会更近一步成为即墨皇朝。”
女帝心中猛然一惊,道:“自从数千年前,大周皇朝覆灭之后,天下分为七大王朝,打的不可开交,从此,再无皇朝,这一次,老祖莫非有重大突破,要一统天下?!”
寒香寂寞 小說
“不该问的别问,下去吧。”那声音极为冷漠的说道,丝毫没有给女帝一丝面子。
“是。”女帝最后恭敬一拜,柔声说道。
随后,她起身,离开了祠堂。
在离开祠堂的刹那,她脸上的柔弱,顿时消失无踪,眼底,闪过一丝冷冽,银牙紧咬,心中冷冷喝道:“即墨皇朝?那也是我即墨星空的皇朝!我的皇位,不会落于任何人的手中!”
…………
另一边。
大司马走出至尊金殿,只感觉背后有些发凉。
他这才惊觉到,刚才他在朝堂之上,竟然已经汗湿了后背。
“陛下做事越来越喜怒无常了,她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对我的不满吗?”大司马心中暗暗想着:“是了,我的确是质疑了和家的做法,哎,也不知道这一次,是福是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