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帝國模擬器: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村口被雷劈的老樹-第六十五章 炮兵之威,破西州城!鑒賞

帝國模擬器: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小說推薦帝國模擬器: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帝国模拟器:开局召唤大雪龙骑
“嗯?”龙源和龙鑫眼神也是一变。
三人互相对视,都不言语。
最后还是龙源开口说:“婆婆妈妈的!对,二哥是联系戎狄匈奴了,他说若我们战事不顺,戎狄匈奴会派军支援!”
龙鑫和龙过干咳一声,问龙源:“那大二哥都详细说什么了?”
龙源没有犹豫,和盘托出:“二哥向戎狄匈奴承诺,若他们助我们举义成功,就拿出包括河套地区在内,北凉的三成土地给他们!”
“三成!?”龙鑫和龙过大惊。
“祖宗之地要交出三成?!”龙鑫慌了,“这可是背千古骂名的大罪!”
龙源嗤笑:“弟弟,骂名?在我们举义时我们便不在乎名声了,因为我们赢了,我们就是美名,只有输了,我们才有骂名!”
龙过闭上眼,而后又睁开,咬牙说:“这是二哥的意思,我们不能违背!”
龙鑫犹豫片刻,说道:“对,这是二哥的意思!”
“好了,这个就不要说了,现在看守城吧。”龙源转头。
龙鑫与龙过也跟着望去。
城墙外,朝廷大军已集结完毕。
由于是急行军,所以大军没有携带大型攻城器械,只能征召当地驻军的普通攻城器械攻城。
嗡!——
一声号角,战鼓响起。
完美主义症候群
朝廷大军爆发出冲破云霄的怒喝,朝西州古城杀来!
西州古城,西北两面靠山,所以只有从东南两面进攻,而这两面有宽十几米的护城河,朝廷大军冒着箭雨冲到护城河前,由盾甲兵拿着方盾在前方挡着,后面的士兵运送木桥和小舟。
噗噗噗!
漫天箭雨砸落,方盾转眼间插满箭矢,变得沉重无比。
盾甲兵咬牙苦撑。
其他士兵扬起木桥,大喝一声,向那头搭去。
噗!——
突然,一发重弩暴射而来,洞穿盾甲兵和几个士兵,将之串起,狠狠地插在地上。
其他士兵看过去。
“继续!”
伍长却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地大喝。
又一队士兵跟上。
强攻持续了整整一上午,朝廷大军不得寸进,被护城河牢牢挡住。
但这期间,护城河也几乎被填平了一半。
呜——
朝廷大军鸣金收兵。
城头上,龙源放声大笑:“朝廷大军不过如此!”
“鼎王威武!”
“定王威武!”
“度王威武!”
几乎没有什么损伤的守军欢呼起来。
与此同时,朝廷大军营帐中。
“这次攻击成效很好,”薛仁贵指着沙盘上的城池模型,“我们基本摸清了守军的兵力配置和守城器械的数量……”
诸将认真地听着,心中紧张思索对策。
“陛下给我旨意里说,此战不能拖,所以今天下午就是总攻。”薛仁贵说。
“今天下午?”诸将一惊,“不再打几天以探虚实?”
“今天上午的试探就够了,”薛仁贵斩钉截铁地说,“下午总攻东门,我们集中所有步兵弓箭手,一队继续搭桥填土,一队全力放箭,待护城河被填平打通后——”
薛仁贵的目光移动到了角落里一个七品小将的身上:“火炮军?”
“末将在!”小将抱拳。
“你的火炮军该如何做就不用我说了吧?”
“集中火炮,轰击东城门。”小将说。
“对!”薛仁贵将军点点头,又问道,“你确定能轰开城门?”
小将一笑:“回大将军,不仅能轰开,还有可能直接把城墙轰塌!”
“轰塌城墙?”薛仁贵笑了,“你口气可不小,你知道那城墙厚几丈吗?”
“知道,不过三丈!”小将说,“但我有百门火炮!”
“行,那我今天下午就看看你这火炮到底如何!”薛仁贵笑道。
小将抱拳:“请大将军放心!”
下午。
风沙比上午更大,守军被迷得睁不开眼。
忽然,战鼓擂响。
朝廷大军再度发起进攻。
只不过这次他们的目的非常明确,南门没有受到一点进攻,所有的兵力都集中于东门。
盾甲兵顶在最前方一动不动,其他士兵填土搭桥,使护城河犹若不存。
三王也察觉到了朝廷大军这次进攻的不同寻常,他们亲自督战,并把南门守军也调了过来。
双方激战不已,箭雨遮天。
而在这激烈的战斗中,守军没有注意到,一队队士兵推着火炮缓慢但坚定地前进着,直到城门进入了射程范围。
傍晚时分,在留下几千具尸体后,护城河被填平。
然而,朝廷大军没有跨过护城河直接攻击城墙,而是迅速后退,散开。
城头上,鼎王龙源困惑了。
“怎么回事,他们填平了护城河怎么不追击?”
“是不是怕了?”定王龙鑫说,“天色快要黑了……”
正说着,度王龙过看到了城门前的一个个粗大火炮。
他瞳孔一缩,惊叫道:“快看,是把二哥轰死的玩意儿!”
龙源看去, 接着大惊。
二哥在雷声火光中化为灰烬的下场令他胆寒。
“快,下城!”龙源大喝,带头跑了下去。
龙鑫和龙过紧紧跟随。
下一秒,火炮开火!
轰轰轰!——
滚烫的砂石以极高的速度冲击在铁质城门上。
一发,两发,三发……
雷鸣声中,铁门破碎,接着轰然倒塌!
可轰击还没有停止,城门四周的城墙剧烈颤抖,碎石四溅!
守军被这阵势吓得惊慌失措,纷纷逃离城门。
几分钟后,轰击停止,缓缓散去的硝烟里,人们惊诧地看到铁质城门不见了踪影,城墙也塌了一角。
“跟我杀!”等候已久的骑兵步兵们蜂拥而至。
“杀!——”
大雪龙骑在前方打头阵,银甲白袍,沿着缺口冲入城中。
接着是黑甲铁骑和步兵,他们红着眼,要给在填平护城河时死去的战友报仇。
“快跑!”城头上,守军们溃逃。
进了城门就是瓮城。
瓮城,顾名思义,是把进攻方当成瓮中之鳖来对待的内城。
龙源已经稳下心神,他站在瓮城上,喝道:“放箭!”
瓮城四周,弓箭手放出箭雨!
双方激战至夜幕降临休战,瓮城被朝廷夺去一半,守军固守另一半,但双方都知道,西州古城失守只是时间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