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姐弟戀是一場豪賭-七百八十四章 陸婉婷的兩個女婿熱推

姐弟戀是一場豪賭
小說推薦姐弟戀是一場豪賭姐弟恋是一场豪赌
天赐说完自己在那笑,悄悄说:“第一次时间有点短,别跟别人说啊!明天我们再做,保管时间长,老婆……”
曦露羞臊的快要飞升了,他轻笑,“要不要洗个澡再睡?”
“好”字刚落,她感觉身体一轻,已经被他凌空抱起。
宽敞的浴室大约有二十平的样子,巨大的按摩浴缸充分利用了墙角的弧度,形成一个优美的扇形。
朝南的一面墙是蓝色水晶镜子,周围镶着贝壳,隔断将浴缸和淋浴房分割开来,充满了梦幻和美感,相拥在水滴淅沥中……
出浴的美人,又回到了床上。
他鼻子凑上去,陶醉似地说了一句,“真香。”说完,眉眼灼灼地看着她。
她很美,他也英俊到极限,光着上身围了条浴巾,揽住她的肩,“我来帮你吹头发。”
细致地捞起她的长发,用毛巾一束束吸干水份,然后拿起风筒。
曦露可以感觉那双骨节清晰的手正穿过她的发丝,耐心轻柔,仿佛连风都在调情。
二十多分钟后,再次回到床上,同床共枕,将她圈进怀里,“乖乖睡一觉。”
说完,先闭上了眼睛。
温柔缱绻,嘴角弯弯的,眉梢眼角都有掩饰不住的笑意。
曦露也乖乖的贴着他的胸膛,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
第二天,勤快的丈夫起得很早,悄悄的占领厨房。
昨天带来一些食材,打看冰箱看看。
有菜、有蛋、还有龙须面。
厨房里炊具齐全,全部崭新。
天赐摘菜,洗菜,手法生疏,但看起来有模有样。
曦露也起来了,趴在门边看看,会心的笑。
她没出声,去浴室洗漱,再出来的时候,穿着藕荷色的睡裙,荷粉诱人。
听见锅中水沸腾的声音,曦露过去,看到天赐认真的削土豆,那副样子是在搞雕刻吧?
“早啊,老婆”
“早,一大早上的,你是要搞造型艺术吗?”
傻女逆天:廢材大小姐
曦露睁大了眼睛,看奇物,菜板上的土豆,每一块都是心形的。
“新婚第一顿饭,想让老婆高兴,还得有创新和纪念。”
这份心意,就是最难得可贵了。
最美的新娘子,笑靥如花,甜的合不拢嘴。
“你的心意最珍贵,我就等着吃啦!”
曦露摆摆碗筷,然后就坐在餐桌边,望着她最爱的男人连拿菜刀都这么迷人好看。
拧开煤气开始热锅子,油倒进锅里,很快噼啪作响,心形土豆块、白菜、肉片一起下锅,拿着铲子翻炒一阵。
曦露刚开始看的惬意,片刻后,听着声音,又闻着气味儿。
她急忙站起看,提醒:“添一点水。”
哦,这一提醒,对了!天赐忙不迭接了一碗水倒进锅里,刺啦一声,腾起一阵白雾。雾气之间,天赐摸摸脑门,咧嘴傻笑。
曦露忍不住调侃:“你的手艺……哈哈,和我爸差不多!他有一次就是忘记添水,炒菜一直在冒烟,我妈在屋里闻着烟味大喊添水!添水!”
天赐笑道:“下次就记住了!”
曦露:“是的,我爸学以致用!结果他第2道菜做的是炒西芹,竟也添了水,成了芹菜汤……哈哈,那天我们一人一碗芹菜汤……”
可想而知,陆婉婷已经无语了。对着一碗芹菜汤,她也就忍了,关键是耳朵还得听着两个女儿的称赞。就着破芹菜汤,两个女儿竟也能昧着良心称赞……
来自妈妈的吃醋,陆婉婷恨不得怒摔三十年的老锅铲,离家出走……
.
哈哈哈,听完这事,天赐笑够了,开始彩虹屁:“古训道,君子远庖厨,咱爸不能去那烟火之地。”
暮念夕 小說
“哟,那你怎么一大早跑来厨房?你不是君子?”
凌天劍神
“不是!在你面前不做君子亦可!”
说着,箍紧她的腰,捏住她的下颔,吻上她的唇,两具身体纠缠到一起。
锅底的火苗,像一朵巨硕的蓝火花,细长的花瓣蜷曲着,环绕着以锅为中心。美食“咕噜咕噜”的翻着泡泡,热气腾升,香气四溢。
“唔……唔,煮面,你不是要煮面吗?”
“嗯,一会儿再继续,不能让我老婆饿肚子!”
细长的面条一入锅,沾了热气便成了绕指柔,纠缠在一起。
.
曦露幸福的坐在餐桌旁等。
天赐将面条盛进碗里,一人一碗端过来。有菜有肉,还有最绝的心形土豆。
我与鸟百科店
曦露夹起一块土豆,轻轻的咬。
天赐又开始腻歪了,“老婆,你吃的是我的心!”
曦露细细的品尝滋味,调侃:“嗯……你的心有点淡,没啥滋味。再说了,你怎么这么多颗心,岂不是很花心?”
“才不是呢,花心也都被你一个人吃了,你得对我的心负责!”
“好,我负责,快吃吧!”
天赐挑起大口面条吹一吹,故意暧昧的开黄腔:“我好饿啊!昨晚就没吃饱……好饿~”
.
饭后,自来水欢快地流淌着,哗哗直响,天赐洗碗,曦露打扮,
昨天领完证,今天属于第1次回家。
拿着两个小红本本,先回到陆婉婷那。
进门先改口:“爸……”
赵医生笑着点点头,“嗯”。
天赐顽皮,对陆婉婷说:“妈,你儿子回来啦!”
陆婉婷喜上眉梢,笑得合不拢嘴:“诶,好儿子!”
林恕和赵冉冉也在。
天赐叫:“姐,姐夫!”
众人欢聚一堂,都坐在沙发上。
陆婉婷去卧室拿出两个盒子,“两个女婿,我是一样的对待,都给你们准备的一样的。林恕这份,妈给你晚了,别挑理啊!拿着,和天赐都是一样的。”
陆婉婷情商高,什么话都说在明面上,做在明面上。
两个姑爷一模一样的盒子,一人一块名表,还有一辆几百万的车。
林恕双手接过来,“谢谢妈!”
赵冉冉在旁边看看,又抻头看看天赐盒里的。
“不合理呀!妈,迟到的礼物,得有迟纳金。最起码得多给配个钥匙链吧!”
赵冉冉就是这样调皮,故意拆台,陆婉婷斜她一眼,“也有点道理,那你替我去给搭配一个吧!”
“我配的,能和妈妈的心意一样吗?”
陆婉婷答应了:“行,这两天我就去逛街,我给林恕买!”
林恕腼腆一笑,“不用,妈,谢谢……”